【國際臨床試驗巡禮】第一季

醫學匯|2021歐洲血液學協會(EHA)年會Highlights 2

日期2021-07-30
2021歐洲血液學協會(EHA)年會Highlights 2

環球生技策略夥伴——世易醫健(eChinaHealth)——與美國MJH醫療媒體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合作推出ASCO Annual Meeting系列報導,分享ASCO年會及時的新聞資訊以及最具突破性臨床進展。


來那度胺/利妥昔單抗繼續改善iNHL、MCL的PFS

REPORT OF 2021 EHA

記者:Kristie Kahl

根據2021年歐洲血液學協會(EHA)大會上公佈的10年隨訪數據,來那度胺(Revlimid) 聯合利妥昔單抗(Rituxan)治療繼續改善惰性B細胞非霍奇金淋巴瘤(iNHL)和套細胞淋巴瘤(MCL)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PFS),具有持久的結果和可控的安全性。

研究作者寫道:“中位隨訪10.5年,我們報告了迄今為止來那度胺聯合利妥昔單抗治療利妥昔單抗難治性iNHL和MCL患者的最長隨訪結局數據。我們的長期隨訪表明,這種聯合用藥可以獲得持久的緩解,並維持在可耐受的副作用。”

在單中心、前瞻性、開放標籤II期試驗(NCT00783367)的回顧性研究中,研究者旨在評價利妥昔單抗耐藥(定義為利妥昔單抗或含利妥昔單抗方案治療6個月內無應答或疾病進展)的iNHL和MCL患者接受來那度胺和利妥昔單抗治療的5年和10年結局,以確定導致停藥的不良事件(AE)。

在中位隨訪10.5年時,所有患者(N = 50)的5年和10年PFS分別為20.0%(95%CI,8%-35%)和13%(95%CI,3%-30% )。對於濾泡性淋巴瘤患者(FL;n = 30),兩者的5年和10年PFS率均為13%。對於MCL患者,5年和10年PFS率均為25%。

所有患者在5年和10年時的緩解持續時間率分別為27%(95%CI,12-46)和18%(95%CI,4%-40%)。對於FL和MCL亞組,10年PFS率分別為18.1%和21.5%。最初對聯合方案有反應的患者(n = 28)的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2.1年。

5年和10年總生存率(OS)分別為58%(95%CI,43%-70%)和45%(95%CI,30%-58%)。此外,患者被認為對利妥昔單抗耐藥時的5年和10年OS率分別為64.0%和51.9%。對於FL患者,5年和10年OS率分別為60%和40%;MCL患者的相應率分別為50%和36%。

在10.5年隨訪時,4例患者(包括4例FL、1例MCL和1例邊緣區淋巴瘤(MZL))保持完全緩解。4例患者中的3例在第7.0、8.8和10.1年完全緩解時停用來那度胺。1例FL患者在11.6年後完全緩解後中止研究,但繼續接受市售來那度胺5 mg/天治療。

需要降低劑量的最常見1-2級AE為神經病(n = 3)和腹瀉(n = 5),均在降低劑量後消退;最常見的3-4級AE為中性粒細胞減少症(n = 6)和腫瘤症狀加劇(n = 3)。

總體而言,4%的患者在> 6個治療週期時停用來那度胺,22%的患者在< 6個治療週期時停用來那度胺。患者在開始治療後中位4.9個月(範圍:0.3-25.7)因AE終止來那度胺治療。

因3-4級皮疹(n = 2)、2級腹痛(n = 1)和3-4級血小板減少(n = 2)停用來那度胺。發生2級腹痛的患者再次接受來那度胺治療,疼痛無復發,第二次完全緩解持續5年。

1例患者在開始來那度胺治療後25.7個月因持續性腹瀉終止治療。

6例患者(12%)在接受中位持續時間為11.5個月(範圍:0.8-50.5)的來那度胺治療後發生繼發性癌症,包括3例惡性血液病(急性髓系白血病為7.5個月和50.5個月,B細胞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為0.8個月)和3例惡性實體瘤(腎細胞癌為6.8個月,非小細胞肺癌為26.0個月,前列腺癌為15.5個月)。

Gupta及其同事之前在2008年至2012年間入組的利妥昔單抗難治性iNHL和MCL患者中顯示了聯合方案的療效。

在試驗中,50例患者(包括30例FL、14例MCL、2例MZL和4例小淋巴細胞淋巴瘤)接受來那度胺10 mg每日一次治療8週,隨後接受利妥昔單抗375 mg/m2每週一次給藥4週,並繼續來那度胺維持治療直至疾病進展、毒性不可耐受或患者選擇。

入組標準包括表達CD20的小B細胞淋巴瘤和利妥昔單抗耐藥淋巴瘤病史的患者。如果患者既往接受過來那度胺治療且淋巴瘤累及中樞神經系統,則將其從試驗中排除。

患者既往接受的中位治療線數為3(1-7)。

在既往分析中,來那度胺治療8週後的總緩解率為30.2%。此外,利妥昔單抗聯合來那度胺治療12週後,ORR增加至62.8%。

中位隨訪39.2個月後,中位PFS為22.2個月,來那度胺聯合利妥昔單抗治療後的PFS顯著延長(22.2個月vs 9.13個月;P = 0.0004)。

“來那度胺聯合利妥昔單抗在惰性B細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和套細胞淋巴瘤中產生協同作用,”研究作者寫道。

對於未來的研究方向,他們希望“優化來那度胺劑量和治療持續時間。”

Front-MIND研究旨在驗證Tafasitamab三聯療法治療DLBCL的療效

REPORT OF 2021 EHA

記者:Kyle Doherty

報告人:Umberto Vitolo 博士

意大利都靈大學醫院血液科主任Umberto Vitolo博士在2021EHA大會上發表的摘要稱,Tafasitamab-cxix(Monjuv)是一種Fc修飾的、靶向CD19陽性腫瘤細胞的人源化單克隆抗體,聯合來那度胺和R-CHOP可能具有協同潛力,預計將代表新診斷的瀰漫性大B細胞淋巴瘤(DLBCL)患者未來潛在的治療選擇。

已開展的III期Front-MIND研究(NCT04824092),在既往未經治療的中高危DLBCL患者中比較tafasitamab聯合來那度胺和R-CHOP與tafasitamab聯合R-CHOP的安全性和療效。本研究將從美國、歐洲和亞洲的350個研究中心入組約880例患者。

“First-MIND研究的初步數據表明,tafasitamab聯合或不聯合來那度胺和R-CHOP在初治DLBCL患者中可耐受,”研究者在會議期間發表的摘要中寫道。“III期Front-MIND研究將進一步評價在新診斷DLBCL患者的高中間和高風險人群中的臨床獲益和安全性。”

符合納入試驗的患者要求是,既往未經治療、當地活檢證實、CD20陽性DLBCL患者,年齡必須至少為18-80歲。如果患者年齡在60歲或以上,則國際預後指數(IPI)評分必須至少為3,如果年齡在60歲或以下,則IPI評分必須為2-3。患者的ECOG體能狀態評分也必須為0-2分。淋巴瘤轉化患者將從試驗中排除。

根據分層因素(包括IPI評分、疾病風險和地理區域),以1:1的比例對患者進行隨機分組。試驗組將包括6個週期,每個週期21天。Tafasitamab將在第1、8和15天以12 mg/kg的劑量靜脈給藥。來那度胺將在第1-10天口服給藥,劑量為25 mg,並全程給予R-CHOP。

對照組將在6個21天週期的第1、8和15天接受tafasitamab安慰劑靜脈給藥。來那度胺安慰劑將在第1-10天給藥。對照組還將給予R-CHOP。

試驗的主要終點是研究者評估的無進展生存期。次要終點將包括研究者評估的無事件生存期和總生存期。在治療結束時進行緩解評估後,允許使用靜脈內高劑量甲氨蝶呤進行預先計劃的中樞神經系統復發預防。患者從治療結束訪視至研究結束接受隨訪。每3-6個月進行一次臨床評價,每3-12個月進行一次影像學檢查,最長60個月。

此外,還計劃進行大量的轉化研究,旨在分析潛在的生物標誌物與療效之間的關係。Front-MIND研究從患者首次訪視至末次訪視的大致持續時間為5年。

在臨床前研究中,tafasitamab增強了體外抗體依賴性細胞介導的細胞毒性和吞噬作用。與任一單藥單獨給藥相比,Tafasitamab+利妥昔單抗和Tafasitamab+來那度胺也顯示抗腫瘤活性增加。

在第62屆ASH年會上公佈了First-MIND試驗1b期部分的初步安全性數據。在分析時,獲得了前期安全性研究24例患者的數據。tafasitamab/來那度胺/R-CHOP組(n = 11)和tafasitamab/R-CHOP組分別報告137和111起不良反應。分別有46%和54%的患者發生≥3級中性粒細胞減少症,分別有18%和8%的患者發生≥3級血小板減少症。其他關注的反應(腹瀉、疲乏和嘔吐)在兩組間相當。

研究者報告了23例嚴重不良反應:三聯組12例,對照組11例。未發生治療相關死亡。

之前在L-MIND研究(NCT02399085)中評估了Tafasitamab+來那度胺。發現聯合用藥耐受性良好,71例患者總緩解率達到55%(95%CI,43%-67%),完全緩解率為37%,部分緩解率為18%。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21.7個月(0-24)。

基於這些數據,2020年7月,FDA加速批准了tafasitamab聯合來那度胺用於治療復發或難治性DLBCL(NOS)成人患者,包括由低級別淋巴瘤引起的DLBCL,以及不適合自體幹細胞移植的患者。


《國際醫學匯》服務於醫療醫藥領域醫生和藥界專業人士!《國際醫學匯》秉承精益求精的態度,持續為醫師以及新藥研發企業提供更多和更深度的國際醫療醫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