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粒線體研究第一人

魏耀揮帶出「像農夫的醫學生」

撰文記者 陳欣儀
日期2016-05-18
馬偕醫學院校長 魏耀揮

馬偕醫學院校長魏耀揮,是聞名國際的粒線體醫學研究專家,在台灣第一波生技起飛時,擔任國科會生物科學發展處處長,為今日台灣生技產業基礎的發展貢獻許多心力。他受恩師的影響,接受上帝呼召創辦馬偕醫學院,以熱愛踩著土地的精神帶出「土親、人親、故鄉親」的醫學生。


文/陳欣儀 圖/陳堂麒

馬偕醫學院前校長魏耀揮是國際知名的粒線體醫學研究學者,研究是他的本業和興趣,過去近40年的研究生涯中,在國際期刊發表近350篇研究論文,在陽明大學任教期間曾多次當選優良教師,並榮獲3次國科會傑出研究獎及多項國內外學術榮譽。

2000年是台灣生技起飛的重要歷史階段,魏耀揮於2001年擔任國科會生物科學發展處處長,他努力運用科技經費為台灣的生物醫學發展打下良好的基礎,4年的任期中,執行了包含農業生技、生技製藥、基因體醫學的三大國家型科技計畫。魏耀揮直言坦率、清廉正直的個性,成了人人尊敬的台灣生物科技發展的幕後「推手」。

不過,即便擔任國科會生物處處長期間,魏耀揮也沒荒廢在陽明大學的科學研究,下班後幾乎每天晚上回實驗室指導研究生做實驗。迄今,辦公室不常開冷氣、出門盡量帶悠遊卡搭捷運的魏耀揮說,「喜歡辦教育,喜歡當老師,當老師是我的一生志業。」

他更進一步表示,最珍惜和重視台灣人才的培育,「教出優秀的學生是我最驕傲的事」。他認為,教育是他能將最有價值、有意義的志業傳承下去的助力,這個「助力」,綿延了他40年的教學與研究生涯,並在創辦馬偕醫學院時,徹底實踐了這種熱忱的理念。

踏上生化科研之路 傳承恩師教誨

魏耀揮對自己年少求學的恩師,也一樣記憶如新。就讀台中一中時期,數學老師黃呈明介紹了美國舊金山醫學院教授李卓皓,及他對人類荷爾蒙研究的突破與重要貢獻,因而啟發他接觸生物化學這個新興領域。

黃呈明鼓勵學生,「念丙組不一定要以醫學系為唯一志願,生命科學也是值得進修的領域」,在老師的循循善誘下,魏耀揮選擇進入台灣大學農業化學系就讀。

台大農化系從日據時代成立,有著深厚的實驗研究基礎與全台數一數二的優質師資,像是台灣農業生技權威-蘇仲卿教授、發酵技術泰斗-蘇遠志教授等,學生在國內、外大學和研究機構有傑出貢獻者無計可數,更培育出當今台灣生技產業無計其數的CEO。

魏耀揮回憶當時,蘇仲卿就是一位非常樂意教導學生的老師,他引領學生體會研究的樂趣和發展潛力,讓學生對於能追隨如此優秀的老師,感到榮幸並願意專心致志努力學習。

魏耀揮深感農化系教授們對研究的熱忱與對學生的愛護和教導,這除了啟發他踏上生物醫學的科研道路外,也對他的處世與價值觀有非常深厚的影響。

「教授從事科研的熱情感染了我,因此我希望自己能將這份研究熱情繼續傳承下去…。」

他說,教育是具感染力的行業,因為教育和人一生的發展有著密切關係,每一個學生選擇進來你的實驗室,讓你帶著他們踏上這條學術研究的道路,這就是「老師的價值」。

粒線體研究第一人 陽明最年輕教授

大學畢業後,魏耀揮在蘇仲卿教授的推薦下,到美國紐約州立大學Albany校區化學系攻讀博士學位,並進入在粒線體研究享有盛名的Dr. Tsoo E. King主持的生物能量實驗室,以生物物理及生物化學鑽研能量代謝的機轉,也是在那時開啟了他往後一生對粒線體的生物醫學研究。

1980年魏耀揮取得生物化學博士學位。當年,大多數的留學生都會優先選擇留在美國,但魏耀揮卻毅然決然地回到台灣任教,透過當時的中原大學校長阮大年引薦,進入甫成立的陽明醫學院生化學科,也將國外最先進的人體能量代謝研究帶回台灣,逐步跨入了基礎醫學領域。

當時,台灣的實驗環境較落後,加上初到陽明也沒有足夠的研究經費,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