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長新冠 美研究:病毒長存體內 血漿棘蛋白或作生物標記

日期2022-07-13
解析長新冠 美研究:病毒長存體內 血漿棘蛋白或作生物標記 (圖:網路)
近期,美國布萊根婦女醫院與麻省總醫院的研究團隊發現,長新冠(long COVID)患者在感染一年後,血漿中還普遍存在新冠病毒棘蛋白(spike protein),可能作為長新冠的生物標記。這項結果顯示,那些受到新冠後遺症困擾的人,病毒可以在其體內逗留。該研究目前未通過同儕審查,發布於預印本平台《medRxiv》。
 
研究團隊為了尋找長新冠的生物標記,共招募63名從新冠肺炎中康復的人,在其第一次檢測陽性後的一年內,至少收集兩次血液樣本。
 
數據顯示,63人中有37名為症狀持續的長新冠患者。而長新冠患者中,有65%的人血漿樣本中存在S1、棘蛋白或N蛋白等病毒蛋白,尤其是棘蛋白在60%的患者血漿都有發現。相較之下,那些沒有後遺症的人,血漿中都不存在棘蛋白。
 
雖然這是一個很小型的研究,不過該結果與其他科學家的想法相互呼應。
 
近期,國際頂尖期刊《Science》針對長新冠刊出一篇採訪報導,其中,美國PolyBio研究基金會的微生物學家Amy Proal表示,研究證實新冠病毒可以在身體多個部位持續存在,尤其是神經。
 
同時,義大利Gemelli大學醫院的兒科傳染病醫師Danilo Buonsenso懷疑,控制血流的細胞和組織受損,導致微小的血凝塊形成。他認為,這是導致有些兒童在輕度感染的數個月後,仍然呼吸急促和疲勞的原因。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免疫學家Chansavath Phetsouphanh,則提出另一種假設,他認為新冠患者的免疫系統在最初康復的幾個月後仍然過度活躍。
 
雖然以上三個專家提出的似乎是不同的理論,但他們都告訴《Science》,長新冠的原因可能是多種因素綜合在一起造成的。對於這三個理論,Buonsenso將其描述為「三角形」(triangle),其中每項因素都可以解釋或放大其他因素。 
 
目前,已有數家公司正在開發長新冠的治療藥物, 包括Axcella Health開發的多靶點代謝性調節劑AXA1125,正在進行2a期試驗;武田的抗憂鬱藥Trintellix (vortioxetine),正在二期試驗測試治療新冠後的認知問題;以及基因泰克(Genentech)的Esbriet (pirfenidone),也正在二期試驗測試治療新冠後的肺纖維化。
 
還有一項研究指出,嬌生(J&J)的抗凝血藥物Xarelto (rivaroxaban),可以顯著降低新冠康復後,致命性靜脈栓塞、心血管疾病死亡和其他心血管併發症的發生率。
 
參考資料:1.https://www.biospace.com/article/boston-researchers-find-blood-biomarker-for-long-covid/
2.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what-causes-long-covid-three-leading-theories
 
(編譯/劉馨香)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