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S搶進創新癌症靶點SHP2 逾9億美元攜手BridgeBio

日期2022-05-13
BMS搶進創新癌症靶點SHP2 逾9億美元攜手BridgeBio
美國時間12日,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 BMS)與BridgeBio Pharma達成高達9.05億美元的協議,將進行SHP2抑制劑BBP-398與PD-L1抑制劑Opdivo(nivolumab)聯合療法的研發與商業化,以治療具有KRAS突變的晚期實體瘤患者。
 
此次BridgeBio與BMS的協議中,BMS將支付9000萬美元的預付款,以及8.15億美元的開發、商業化和銷售里程碑金,根據協議,BridgeBio將繼續進行BBP-398的臨床一期單藥試驗與聯合治療試驗,BMS則負責指導和資助其他研究與商業化。
 
BridgeBio事實上在2021年7月就與BMS宣布,共同進行BBP-398與PD-L1抑制劑Opdivo聯合療法的臨床研究,當時就啟動臨床1/2期試驗,評估BBP-398與Opdivo的合併療法再加上KRAS G12C抑制劑的三聯療法,作為治療具有KRAS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NSCLC)的第一、二線療法。
 
BridgeBio也已與中國聯拓生物(LianBio)達成協議,授予其BBP-398在中國的開發與商業化,將開發BBP-398與其他藥物聯合治療大腸癌、胰腺癌與非小細胞肺癌等實體癌。
 
BridgeBio與安進(Amgen)也達成協議,將BBP-398與其KRAS G12C抑制劑sotorasib (Lumakras)聯合使用,治療具有KRAS G12C突變的晚期實體癌患者。
 
BridgeBio在4月宣布,因去年治療轉甲狀腺素蛋白類澱粉沉積心肌病變(ATTR-CM)的開發中藥物Acoramidis,臨床三期試驗初步結果失敗,將裁撤一般員工與高階主管;此次與BMS的協議無疑是為BridgeBio注入一泉活水。
 
該款SHP2抑制劑是BridgeBio與美國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共同研發,SHP2是一種蛋白酪胺酸磷酸酶,具有調節細胞增殖和存活的能力,目前研究發現,SHP2過度活躍會導致多種癌症發生,並會抑制抗腫瘤免疫反應,它也是多款標靶療法產生抗藥性的關鍵機制。
 
BridgeBio創辦人兼執行長Neil Kumar表示,相信與BMS的合作能讓我們接觸到更多治療困難的癌症患者,希望BBP-398的單藥治療和聯合治療的臨床試驗可以在BMS的合作下取得積極的進展。
 
SHP2曾被認為是難以成藥(undruggable)的靶點,但近年來有許多國際大藥廠對其感興趣,包括此次的BMS以及阿斯特捷利康(AZ)、安進、諾華(Novartis)和默沙東(MSD)。
 
臺灣晟德集團旗下轉投資的北京加科思新藥研發公司,就曾在2020年與製藥大廠艾伯維(AbbVie)達成全球戰略合作,共同開發與商業化加科思的SHP2抑制劑JAB-3068和JAB-3312,可望用於治療乳癌、肺癌、肝癌、胃癌等癌症,授權金超過8.55億美元。
 
參考資料:https://www.biospace.com/article/bms-and-bridgebio-team-up-ink-nearly-1b-oncology-pact/
 
(編譯/李林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