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病菌危機」再敲警鐘!美CDC:新冠疫情期間微生物抗藥性感染大增  

日期2022-07-15
(圖片來源:網路)

美國疾病預防管制中心(CDC)在今年6月發表了有關微生物抗生素抗藥性(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AMR),在美國新冠肺炎疫情流行期間的特別調查報告,並指出光是2020年,也就是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第一年,這些帶有抗藥性的「超級病菌」(superbugs)造成的感染住院、死亡事件就增加了15%,呼籲各界應重視抗藥性危機。
 
2020年美國爆發新冠肺炎後,嚴重新冠感染而住院的患者人數激增,抗生素的使用也隨之呈現指數性成長。從2020年3年到10月,將近80%的住院新冠患者即使沒有確認遭到細菌感染,也被給予抗生素,目的在於減少患者在使用呼吸器或其他醫療器材期間出現二次感染(secondary infection)。
 
然而,因為抗生素的使用遽增,也使得某些細菌或真菌感染源增加了抗藥性。該報告指出,由7種「超級病菌」造成的AMR感染和死亡,在疫情第一年都雙雙成長了至少15%,且某些病菌的抗藥性越來越強。
 
例如,名為耳念珠菌(Candida auris)的真菌,很容易在住院患者和長照機構內傳播、造成患者嚴重感染,其抗藥性成長超過60%;具有碳青黴烯抗藥性的不動桿菌屬(Carbapenem-resistant Acinetobacter),好發在加護病房的住院患者,造成傷口、血流、泌尿道感染或肺炎,抗藥性也增加了超過78%。
 
由於新冠病毒變異株陸續出現,該報告呼籲,政府應重視潛在的抗藥性危機,有可能因為住院人數上升而再度爆發。
 
AMR感染已經成為全球主要致死原因之一。在美國,AMR感染每年造成超過300萬起感染、將近5萬人死亡。在18種最令人擔憂的AMR威脅中,其中6種就使得美國每年支出46億美元。
 
然而,雖然AMR危機逐漸升溫,業界研發的資金並沒有為此狂熱。在今年6月舉行的美國BIO大會中,致力於新型抗生素開發的Qpex Biopharma執行長Michael Dudley就直指,過去10年中有260億美元的資金投入腫瘤學,但AMR卻僅有16億美元,且在研發資金不足的狀況下,現有抗生素開出的量往往過高,可能造成AMR的危機升高。
 
為此,由產業界組成的AMR行動基金(AMR Action Fund),已經投資了將近10億美元,希望在2030年能夠帶來多款創新抗生素;美國國會也透過「巴斯德法案」(PASTEUR ACT),鼓勵業者開發新的抗生素藥物,以預防未來的抗藥性危機。
 
參考資料:
https://catalyst.phrma.org/icymi-increase-in-drug-resistant-superbugs-during-covid-19-highlights-need-for-policy-reforms-to-address-antimicrobial-resistance
 
(編譯 / 吳培安)